不再饥饿的苹果,正在变得迟钝

[导读]我们乐于见到不再饿肚子的苹果,我们担心的,是在精神上不再饥饿的苹果。

  苹果已经不 hungry 了。

  你可以从字面上理解这句话:2013 年 5 月,苹果在《财富》五百强企业排名中首次跻身前十,排名第六。它是目前全球市值最高的上市公司和「最具价值的品牌」,不仅在科技界有着呼风唤雨的能力,还逐渐将触角伸向了支付、健康、时尚等行业。老一辈的苹果用户会记得它在 1990 年代濒临破产的窘境,但对于在过去五年里开始逐步接触苹果产品的新新人类而言,它从一开始就是一家「大公司」和「巨擘」。

  这当然是好事。在如今这个「坏比好更好」(Worse is better)的年代,顽固地坚持通过做最优质产品赚钱的公司能够做大,是对在乎品质的人的一种激励。我们乐于见到不再饿肚子的苹果,我们担心的,是在精神上不再饥饿的苹果。

  前几天的发布会当属苹果近年来最怪异的之一。菲尔·席勒(Phil Schiller)一脸莫名的沉重,各种三流段子变本加厉,加上所发布的产品——iPad Air 2、iPad mini 3、带 5K 显示器的 iMac、终于更新的 Mac mini、OS X Yosemite 以及 Apple Pay——要么已经是发布过的旧闻,要么已在发布会前被准确曝光,导致评论界立即排出了乐观与悲观两条队伍。悲观派继续唱他们的老调——少了乔布斯的苹果不再具备创新能力,乐观派则试图从局内人的角度告诉你这些看似理所当然的渐进式升级背后有多少苦工和积累。虽然我不爱当骑墙派,不过这一次我只能给出那个沉闷的结论:两派都有各自的道理。

  这批新产品并不怎么令我兴奋,但我也毫不因此感到悲观。光速跃进式的突破本来就不可能年年都有,长期的渐进式改良不但是苹果真正的功力所在,也是跃进式突破不可或缺的基础。你甚至可以说自 iPhone 4 率先采用视网膜屏幕后,iPhone 所有的改进都只是渐进式升级:CPU 快了,摄像头高级了,屏幕变大了,等等。但这从来就是数码产品的常态,令我担忧的是别的东西。

  发布会开场后不久,苹果负责软件工程的高级副总裁克雷格·费德雷吉(Craig Federighi)开始介绍新出的 iOS 8 的升级比例。「(比《华尔街日报》的好评)更酷的是,已经有如此之多的用户用上了 iOS 8,」他说。与此同时,他身后的屏幕上打出了一张饼图:iOS 8 发布后一个月,48% 的用户已经升级,47% 的用户还在用 iOS 7,6% 用的是更旧的系统。紧接着,费德雷吉在屏幕右侧展示了另外一张饼图:一年前发布的 Android 4.4 (KitKat) 的采用率至今只有 25%。

  自然,苹果试图用这种方式说明 iOS 作为一个软件生态圈比 Android 更加活跃健康。这本是事实,企业在发布会上报喜不报忧也属于常规做法,无可厚非。但我一边看着这段视频,一边不禁在心中揣摩台下记者的心情。就在发布会召开的 20 多天前,iOS 8.0.1 导致大量 iPhone 6 与 6 Plus 用户无法拨打电话或无法使用指纹识别功能。对于如此严重的软件故障,苹果只字未提。

  有多少记者可以在看着费德雷吉展示 iOS 8 升级率的同时忘记 iOS 8.0.1 的悲剧?我想不会很多。一直追看科技新闻的读者或许还会发现,iOS 8 的采用率在发布后一周的 9 月 23 日已经达到了 46%。换句话说,iOS 8 发布后的第二周,采用率只上升了两个百分点,而 9 月 23 到 24 日刚好就是 8.0.1 发布并导致 iPhone 故障的时间。对比上一代操作系统的数据,2013 年 10 月,iOS 7 发布后的一个月,其采用率已经达到了大约 64%。

  在大多数情况下,用「如果乔布斯还活着……」的视角来看待今天的苹果无疑是偷懒与浅薄的行为。不过必须承认一点:乔布斯从来不回避问题。他或许会通过选择性地陈述事实来刻意扭转你的认知,但他不会假装问题没有发生,而且充满自嘲精神。2010 年 iPhone 4 遭遇了著名的「天线门」事件后,乔布斯临时召开记者发布会,开场前特地播放了在 YouTube 上每天写一首歌的乔纳森·曼(Jonathan Mann)讽刺 iPhone 4 信号丢失的歌;2011 年的 WWDC 上,乔布斯在介绍 iCloud 时也对其前身、故障不断的 MobileMe 毒舌了一把。「(你们可能会问)为什么要相信这些人?MobileMe 可就是他们做出来的呀。」

  无论你把 iOS 8 的采用率偏低归因于和 OS X Yosemite 整合所增加的复杂度,还是大量使用 16 GB 的 iPhone 用户手机上空不出升级所需的 5 GB 空间,还是 iOS 8 和 iOS 7 相比并没有视觉上的明显变化导致普通用户看不到升级的「好处」,苹果都是有理由担心的。当我们看到苹果管理层在发布会上对事故级的软件故障避而不谈,我们嗅到的是典型的「大公司」气味。受众是健忘的,反复、重复地传递正面信息,忽略负面信息,大家都开心。早已摆脱了饥饿状态的苹果,渐渐显露出了一个刚刚吃完饕餮大餐的人的钝感。

  虽然有上述公关层面的不足,从本次发布的产品本身而言,我们看到的仍然是一个巅峰状态的苹果。你可以说,从来不屑于比拼参数的苹果,在这场发布会上所展示的大部分产品只不过是参数更好看的旧产品。iPad Air 2 更薄、更轻、相机更好、无线速度更快、新增了 Touch ID(指纹识别);Mac mini 完整保留了原来的外形,升级了内脏;带 5K 显示屏的 iMac 是一个意料之中的惊喜,2500 美元(约人民币 15000 元)的价格也符合苹果一直以来「让普通人负担得起精品」的宗旨——目前市面上光是 5K 显示器就要这个价格。而 Apple Pay、OS X Yosemite、iOS 8 则都是在今年年中的 WWDC 上已经讲过的旧闻。

  但这就是如今的现实: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已经进入了小步渐进式改良的阶段。正如苹果每次更新 MacBook Pro 和 MacBook Air 并不一定会特地召开发布会,普通用户也不一定知道。iPhone 和 iPad 迟早也会如此。三年后,你可能已经不记得最新的是 iPhone 几,把苹果店里的新款 iPhone 和你手中机龄两年的 iPhone 放在一起比较,外形上或许也看不到明显的差别,但打开机器跑一跑软件,就会产生从 2011 年版换到 2014 年版 MacBook Pro 的感觉。革命总是令人热血沸腾,但真正推动进步的往往都是渐进式改良。在苹果「改变世界」的光环背后,设计师与程序员年复一年对产品的耐心打磨才是真正的功臣。

  最后,昨天发布的产品中有一个特性并未在发布会上亮相,但它的突破性不容小觑。在 3G/4G 版的 iPad Air 2 和 iPad mini 3 中,苹果预装了被称作「Apple SIM」的 SIM 卡。目前它可以让用户在 AT&T, T-mobile, Sprint 和英国的 EE 这四家运营商之间随时切换,并灵活选择数据套餐。这不但省去了用户前往运营商营业厅办卡和换卡的麻烦,更是频繁旅行的用户的天赐良物。这一微小而实在的创新背后,是多年的经验积累以及与运营商谈判的实力和耐心。

  2010 年,乔布斯在 iPhone 4 天线门记者发布会的开场白中说道:

  「我们不完美。手机也不完美。这点我们知道,你们也知道。但我们希望让顾客开心。如果你不知道这个,你就不了解苹果。」

  2014 年,不再 hungry 的苹果仍然能够用 Apple SIM 和买得起的 5K 显示器让我们开心。愿我们能一直开心下去。

    来源:好奇心日报
    扫描二维码
    关注“疯视”公众平台
    关于稿酬与栏目说明

    合作伙伴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加入我们    提交建议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3-2018 疯视网 安全联盟 Power by DedeCms苏ICP备13019705号